大地之药 发表于 2009-11-12 16:44:49

药对

药对
  相传上古有两部《药对》,一部出自桐君(见《七录》),一部为雷公所作(见《旧唐书》)。陶弘景在药总诀序中说:“雷公桐君增演本草,二家药对,广其主治,繁其类族”。先圣已经认识到,药物若孤立地看待,仅具有单纯的一般属性,可是当它们形成一定的组合时,其整体则由于药物与药物之间相对稳定的联系,而产生新的复杂的意义。

  药物组对的产生,乃导源于八卦,爻爻相叠,演化以广其用,表达了朴素的整体结构和动态平衡观念。归纳起来,配伍及其效应有三大特点:相须协同、相辅佐助、相反相成。

  相须协同类:瘀血在心,菖蒲——郁金;在肝,癥用三棱——阿魏、瘕用水红花子——炮山甲;在肾,泽兰——益母草;在肺,苏木——降香;在脾,五灵脂——香附。当归——侧柏叶,治疗血虚脱发;鸟不宿——地锦草,治消渴;鲜藕——红枣,治血崩;三七——蒲黄,能治膜样痛经,使瘀块及内膜化屑排出;牛角腮——棕榈皮,治功能性子宫出血;骨碎补——石菖蒲,治链霉素中毒性耳聋。全蝎——蜈蚣,止偏头痛及血管神经性头痛;黄药子——刘寄奴,治疗各种囊肿;土茯苓——百药煎,改善组织变性。

  相辅佐助类:水蛭——通天草,治老年性痴呆;水红花子——泽兰,治疗结节性脉管炎;当归——细辛,治大动脉炎;黄芪——升麻,治低血压病;莪术——苡仁,治疗子宫颈癌;生山查——泽泻,降脂;威灵仙——白茄根,治跟骨刺;海藻——莪术,治高血压、动脉硬化;佛耳草——款冬花,治一切咳嗽、昼夜无休;南烛子——蜡梅花,疗百曰咳;鬼箭羽——露蜂房,治类风湿性关节炎、关节变形;海桐皮——海风藤治风湿性关节炎;牛膝——乳香,排尿路结石;鸡血藤——升麻,治放射性白细胞减少症;马鞭草——甜茶叶,疗不明原因之发热;广犀角——泽兰叶,治重症肝炎、转氨酶指标踞高不下;仙人对坐草——老勿大,治乙肝澳抗阳转阴;丹皮——泽泻,治眼前房积水;米仁根——乌蔹梅,治慢性肾炎蛋白尿;六月雪——鹿衔草,治慢性肾衰高氮质血症;生麦芽——檀香,运脾和胃助消化;小茴香——泽泻,利气泄浊治尿闭;半夏——夏枯草,治失眠;琥珀——沉香,开癃闭。

  相反相成类:黄连——川朴,治慢性胃炎(寒热合用);降香——葛根,治疗冠心病心肌缺血(升降同用);附子——磁石,治疗顽固性高血压(动静结合);干姜——五味子,治过敏性哮喘(敛散并用);紫河车——连翘芯,治疗再生障碍性贫血(补泻并进);细辛——熟地,治疗慢性肾炎水肿(刚柔并施);苍术——黑芝麻,治疗雀盲(润燥并用);生半夏(先煎二小时)——生姜,治疗尿毒症、饮食即吐(相畏相杀);乌附——半夏,治疗哮喘持续发作(相反相恶)。

  余用药对并不止限于二味,如习惯用麻杏石甘葶,即有五味药物(麻杏石甘汤加葶苈子)组成,用治咳逆上气,常能一剂而安;又如治疗男子不育、女子不孕,喜于活血化瘀方中加紫石英、蛇床子、韭菜子;治冠心病心绞痛用人参、琥珀、三七为末吞;薄荷、丹皮、山栀,取“火郁者发之、木郁者达之”之旨,调治更年期抑郁症;龙葵、蜀羊泉、蛇莓替代免疫抑制剂;附子、干姜、大黄泄浊,以助肌酐的清除等等。

  按照旧说中的相畏、相杀是指药物抑制另一种药物的毒副作用,是应用毒性药物时的一类配伍。而相反、相恶原属配伍禁忌,李时珍说:“相反两不相合也”,“相恶者,夺我之能也”。相反会产生不良反应或使毒性加剧,相恶会使药效下降或消失。余以为些结论还当重新评价,如临证常以人参配五灵脂、丁香配郁金、甘遂配甘草,治疗某些重症、顽症,“相反适相成,相恶以相激”变法之用正取其慓悍之性。可见“相须、相使同用者如王道,相畏相杀同用者犹法道,相恶相反同用者乃霸道。有衡有权,全在善用者之悟性与胆识耳。”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药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