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黄-海生 发表于 2021-5-11 10:42:22

现代语言解释中医学说的“气”概念(二)

现代语言解释中医学说的“气”概念(二)
1.2.2真气
“真气者,所受于天,与谷气并而充身也。”《灵枢·刺节真邪篇》。兹试作解读如:真气是人体中“来自于自然原始所赋予的本能(天气)和营养物质作用(谷气)”两者。“所受于天”,与人体的遗传物资DNA有着本质的联系(是指受精卵中包含着个体发育成一个新生命的全部信息),谷气主要指人体食物来源中的营养。食物经消化吸收后得到糖,甘油,脂肪酸,氨基酸等,在肝脏转化后经血液输布于全身各细胞,在相关酶系下,经过有氧分解或无氧酵解后产生的ATP,作为人体各种机能的能源。遗传物资与水谷营养、能量、物质的共同配合“充身也。”指对全身体作用。
“........(刺节真邪篇)从此可更明了‘真气’的本身水谷之气与天空之气并合而成,它有充养全身的功能”。笔者同意这个权威解释,它代表五十年代中医界的共识。
综上所述,中医气概念的正确理解,必须以气是非物质属性为基础。生命与非生命区别何在?生命是机制(机能)与物质的相互作用,决不是物质与物质的堆积!那仅仅是仓库。中医的精/气、气/血关系为什么是亘古真言?它告诉我们:“物质与机制”的阴阳关系,才是中医思想的灵魂。缺失这个基本认识,只能走向西方唯物质论的歧途。“气为血帅”,若没有调节机制作用,血如何分配?“灌溉”流向何处?多少流量,血压维持多高?显然这是调节机制的作用(某种无形的功能),血(形质)没有这个功能。自古以来谁都设看见过的“东西”;称之谓气的,实际上就是关于生命信息及其生理调节作用的概称。
1.3 “雾露之溉”的实质是指信息/调节
天赋之气与生俱来(本能),这就是古人的原始认识。所有的生命行为、语言意识、生老病死……等宏观的表现,在古人看来是气的作用。现代医学的实验,能够证明以上宏观表现所对应的微观过程是基于信息的调节形式来完成。那么,气在人体究竟是如何具体实现的呢(载体如何体现功能)?本研究不限于纯粹的经文理论探讨。以下用数据证明:气的调节功能在微观层次方面,“可以理解为人体以及各脏腑的慢速调节和快速调节的能力。主要是DNA通过mRNA合成蛋白质的能力;对合成出的蛋白质空间构型的调节能力。因此,气的物质基础与功能关系是物质与运动形式的关系。” 实现“慢速调节和快速调节”必然基于生物信息作用。“而人体气的物质可以概括为以下两个方面,其一体内物质基础主要是DNA;其二激素和神经介质等载体物质。” 比如“mRNA”以分子排列表达生命“信息”,决定生命的形式。“mRNA”作为“信息的之载体”,是有形的和可察的;但是它表达的“信息”,于我们主观而言是无形的(看不见);只有“受体”细胞才能够识别、接受、应答,并产生对新蛋白质(由解旋酶、聚合酶)的操作。可称之为真气(本能)。它受控于细胞核的整合作用,细胞作为基本单元组织形成各种器官,又受控于高级中枢。基于信息的操作完成生命细胞的复制过程中,显见“mRNA”(载体)不能替代这个调节操作。因此认为“气=载体”是错误的。由此证明在分子层次,由于载体的运动传递着信息,实现微观的过程操作。简言之:功能,是由信息具体体现。两者互相依存/对立/协同,完成微观阴阳的太极运动。
2 气语言的临床应用
《黄帝内经》气使用达到2810次 ,是经典的关键词。中医临床所称的气,多数是指脏腑机能的障碍。常见的如胸膈痞闷,胁胀脘塞;用气滞、气陷、气虚、气郁、气闭等名词,应该作为病理的“象形描述”而不是物质。这些症状的病症,也就多用气字为病名,如气厥、气膈、气胀,和肝气、胃气痛已及临症所见等,它们的成因有多种,多属于气分酿成。 因此只要调畅气机症状就能消失。因而又有疏气、调气、理气、行气、散气等多种治法,泛指“调节运动”及“功能性障碍”的恢复。如果气是载体(物质)概念,那么古代就已经发现了上百种载体或者物质吗?中医学之“气化”岂不成为“研究物质”的唯物质主义学说了吗? 反之, 如果以“机能、功能、规则、作用”概念理解,则所有的以上名词通解为气概念的外延,因此有“同天下一气”的结论。气具有概念统一性,符合中医学的象描述思维特点。阴气/阳气,邪气/正气是指两种相反的作用。热湿暑燥风寒是借六种物质的表现划分病理(因)类型。木火土金水是借五种物质不同的属性,借物喻理表达复杂事物的制约关系。因此才谈得上以功能解释生命。
3明晰气概念的必要性
有人说,气难以采用现代实验方法。实际上神经反射弧的实验 6 :通过蛙肢收缩之宏观现“象”,解释其避害的微观调节机理-背后所“隐藏”的某种“规律”(客观存在性),符合“无形”特征,这不正是中医学的气吗?仿照古代象语言描述方法,试表达为:“.....蛙肢开发,亟气若雾露之状,若环之流,复抵屈肌,以避伤害,是谓气”。看上去“气”与“机理”存在语言表达的区别,实际上“机理”是对于宏观之“气、象”的微观解释,两者说的是同一个事实。(气=机理,这个结论正确吗?)再比如:具有拮抗结构的交感神经-副交感神经-人体最主要的神经组织;以及具有协调/拮抗功能的内分泌激素等,符合中医的“阴阳”特征,可归类为阴阳的物质基础(可以成立吗?)等等。所有成千上万的现代微观研究:器官,细胞,分子层次所探讨的形态,机理等,充分揭示了宏观视野下的微观境象。这些实验事实与古代的宏观概念有相应关系吗?怎么样的关系呢?等等都是中西医亟待的悬案。
假如,脏腑之气=“由精化生的无形的........推动和调控脏腑生理机能的极细微物质”81,则“交(副)感神经与肝脏关系就被解释(定义)成为极细微物质(无形+功能物质)的联系;那么该协调/拮抗,究竟是由“载体”/还是“功能”完成?显然,这种阴阳同体、含糊其辞的定义,混肴了对中医理论的理解,阻碍现代对中西医概念的沟通。气概念是中医理论大厦的基石,因此必须纠正错误定义,才能够从理论上、本质上实现中西医基础概念的融汇贯通。
4从针灸经络理解气的本质
“经络者,所以决生死,处百病,调虚实,不可不通”《灵枢·经脉》。“调虚实”是指状态的平衡协调,即通过针刺穴位激发信息,产生对生命平衡的非药物治疗方法;通过信息方式的康复调理。
4.1 针灸的物理刺激属于对于经络施加信号            
其实,针灸镇疼的事实早在1977年。 汤德安254韩挤生教授等提出关于针灸镇疼是基于针刺信号传入神经进入脊髓,通过中枢痛觉调整系统与痛觉冲动互相作用从而产生镇疼效应:激发神经元的活动释放多种神经介质,五羟色胺(5-HT)/阿片(OLS)/乙酰胆碱(Ach)。已经初步说明了“通则不痛”是通过脑中枢下行通道释放阿片类产生作用的机理,它等同于中医的“调气”。“虚则补之,实则泻之”这是针灸临床效果的要素。比如王云琳医生277临床验证刺激手法的特异性,“可以通过反例证实。本例应该采用“泻法”,(但)笔者曾有几次试用“补法”档,患者即有加重、无效或不适的即时反应。”同样的电脉冲刺激仅仅是相反的手法(相反的强度变化),却产生相反的治疗效果。正说明,物理信号(信息)的强度与疗效正相关。如果把物理刺激理解为“物质”,那么不同的手法,属于不同的“物质”吗?显然针灸补泻应该指物理信号(信号及其强度变化给经络传递信息)而言。(待续)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现代语言解释中医学说的“气”概念(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