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通_XFBsE 发表于 2019-3-17 21:16:27

葛洪魂魄学与人体生命科学 ——论《抱朴子》对造福人类的重大价值

八、人无魂不立的道德观

“魂魄分去则人病,尽去则人死”,是什么原因导致魂魄分去和尽去的呢?

《黄帝内经》记载:“恬淡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来”, 反之,“邪之所凑,其气必虚。”即“人虚即神游失守位,使鬼神外干,是致夭亡。”气由神主宰,神不全则体虚。如果称意识为德,能量为道。那么,当人心有了自私、贪婪、愤怒、抱怨、爱恨情仇等低频的意识,失德离道,就会固摄不住神魂魄,神不守位,失魂落魄,则正气不足,身体虚弱,外感低频意识趁虚而入汇聚凝结(或干扰控制,甚至借尸还魂),堵塞经络,气血不通,相应的细胞组织脏器得不到充足的能量滋养,进而功能衰退,甚至枯竭,最终低频能量物质化显现,形成各种器质性病症(或形成各种神志疾病),甚至导致死亡(或虽“活”着,实乃行尸走肉)。

所以人心失德,是导致神魂失守,进而在生命体上显现各种病症或生命死亡的根源。《黄帝内经•素问•上古天真论》则一语道破其中真谛:“所以能年皆度百岁而动作不衰者,以其德全不危也。”因此,一切病症皆源于心病,心病则身病,治病当以医心医德,招魂复魄为根本,养生当以正心修德,固守魂魄为核心。


九、医心医德,招魂复魄的治病求本观

现代科学客观证实了人体疾病是源于人心低频而产生的一种超低频现象。能量是可以转换的,共振能使低频变高频。所以,疗愈的关键在于把低频能量提升成高频能量。结合现代科学语言来讲,唯有天人合一或天人相通具有高频能量的大德医者,方可突破三维限制,进入多维空间通过量子纠缠,高频共振化解疾病背后的低频现象(因缘),帮助“病人”招其魂魄归体,并以本心之力调动宇宙本源最高频能量瞬间转换“病灶”的低频能量,疏通经络,推动气血运行,再加上引领“病人”明白疾病、生命以及宇宙真相,而正心修德,提升心的频率,增加正能量,方可使疾病得以真正疗愈。这正即是中医的最高境界——上医神补之道。

现代科学证实的量子纠缠,同频共振等原理,使中国上医可跨越时空,千里治病的神奇和伟大得到了完美诠释和充分印证。

十、正心修德为本的养生观

《抱朴子•内篇•道意》曰:“明德唯馨,无忧者寿。”意思是说,当人正心修德,使先天本心的德性完全彰显出来,至德至善,德全不危,自然魂魄固守,正气存内,邪不可干,没有内忧外患,而健康长寿。

无独有偶,《抱朴子内篇•对俗》曰:“欲求仙者,要当以忠孝和顺仁信为本。若德行不修,而但务方术,皆不得长生也。”意思是说,人不能尊道贵德,以正心修德为本,而只外求执着于术数和方技(包括丹药)这些法和术的层面,都不能做到健康长寿。

葛洪的这种“以德济生”的理念与孔子的“德润身”、“大德必得其寿”、“仁者寿”、“修道以仁”等观点有着相似之处,他们均视正心修德为养生之本。
十一、全心为德,天人合一的圣人观

《抱朴子内篇•塞难》曰:“圣之为德,德之至也。”即道德修养达到全心为德,与道相合,天人合一境界的人为圣人,如《抱朴子外篇•诘鲍》曰:“圣人,与天地合其德者也。”什么是圣人?毛泽东在1917年8月23日致恩师黎锦熙信中也曾说:“圣人,既得大本者也;贤人,略得大本者也;愚人,不得大本者也。”所以,以德为心,以道为行,德道合一,形神合一,乃是天人合一的圣人之道。正如《庄子•天地》所言: “执道者德全,德全者形全,形全者神全。神全者,圣人之道也。”

圣人是什么样的一种境界?《抱朴子内篇•辨问》曰:“世人谓圣人从天而坠,神灵之物,无所不知,无所不能。”中国还有很多古籍经典有相关描述记载,如《吕氏春秋•重言篇》曰:“圣人听于无声,视于无形……老聃是也。”《列子•黄帝》曰:“圣人无所不知,无所不通。”《道德经》曰:“不出户,知天下;不窥牖,见天道。其出弥远,其知弥少。是以圣人不行而知,不见而名,不为而成。”



十二、正心修德,超凡入圣的人生观

葛洪提出“思神守一”思想,作为生命追求的最高境界,是来源于老子《道德经》“载营魄抱一,能无离乎?”魂魄合一,天人合一的魂魄观。“思神守一”是健康长寿、超凡入圣的核心。如《抱朴子内篇•极言》曰:“思身神,守真一,则止可令内疾不起,风湿不犯耳。”《抱朴子内篇•地真》曰:“守一存真,乃能通神。”

通俗来讲,圣人之道,即为天道,源于天人合一之本源,源于正心、德心,是最高频率的能量。

这股来自本源正心的最高频率的能量,会使身体的潜能不断地得到开发,人的精、气会随着心神频率共同扬升。比如细胞振动频率的提升、身体正能量不断增强,正气存内,邪不可干,乃至身体各项退化的功能,都会逐步得到修复而重新激活,低频的凡俗人心意识会逐渐溶于高频的先天本心意识,人的各种神识感应会越来越通透,只要始终如一持有正心,最终就会达到天人合一即成圣贤。

十三、正心修身,人人皆可成圣贤

《抱朴子内篇•地真》曰:“道起於一,其贵无偶,各居一处,以象天地人,故曰三一也。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人得一以生,神得一以灵。”这里所说的人,即是天人合一的圣人。天人本合一,人心自分离。由于人心德降道滑,才由圣落凡,作为万物之灵的人,才变得不灵。因此,自古以来,中华民族就遵循着这么一条古训:“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为本。”(《大学》)借用王阳明龙场悟道所言:“圣人之道,吾性自足,人人本有,不假外求。”只要正心修身,人心回归本心,则人人皆可超凡入圣。

十四、上医医心的治未病观

葛洪继承了《黄帝内经》:“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的思想。《抱朴子内篇•地真》曰:“是以至人消未起之患,治未病之疾,医之於无事之前,不追之於既逝之後。”

自古人有圣、凡之分,病有未病、已病之别。治病的关键在医心,即治神。上医治神是《黄帝内经》的核心思想:“上工守神,下工守形。”

天人本合一,人心自分离,因人心德降道滑,频率降低,从本源坠落红尘,才由圣人退化为凡夫俗子,因而致使原来本有的功能“丢失”变为了潜能。这种因心灵退化而“失忆”导致的本能“丢失”现象,且在肉身上没有物质化显现的“未病之疾”,即为“未病”。未病是圣人本心生了病,有了贪嗔痴慢、爱恨情仇等低频人心意识,迷失本心,成为了患有“失忆症”的凡夫俗子,忘记“我是谁、我从哪来、我要去哪”。

凡夫俗子之疾病,皆是来源于人心不断德降道滑,失德离道,后天人心掩盖了先天本心,过于低频的人心意识致使无形的神魂失守,失魂落魄,神不守位,外感低频意识趁虚而入汇聚凝结或干扰控制,从而低频能量物质化显现,演变发生身体上有形的器质性病症;或出现抑郁症、精神分裂等各种肉眼可见、人心可辨的神志失常的病症。

无论是“未病”,还是“已病”,归根结底皆是心病。无论是治未病,还是治已病,其根本和关键皆在于医心。自古真正的医者皆为得道的圣人,以天人合一为核心,以德为本,医心医德,治未病,可以转化一切天象人相背后的低频现象,引领世人破迷开悟,正心修德,增加正能量,开发潜能,超凡入圣,回归天人合一之真我。

正如中医常讲:上医治未病,中医治欲病,下医治已病;上医医心、中医医人、下医医病。上医即是中医的最高境界。



十五、中医是我国古代科学的瑰宝

医字的演变”医、殹、醫、毉“;毉最早的毉生,是以巫为主,巫通天地鬼神的人为巫,如今天的祝由术,因为人体是一个小宇宙,大宇宙与小宇宙为平行宇宙,为多维的空间,古时医者,为人治病,必须要有通天地鬼神之能,才可医天医人,治人疾病,再后来人们没有通天地鬼神者,即用声乐咒语,符咒来治病病人,再后用药酒来治病,今天用医来治病,完全放弃了灵魂,天地,病因,而是靠指标,数据说话,把人看成了死的机器,而非是有灵魂的人类,从古今的字的演变,即可看出中医断层部分。
中医,中字为正,正为德,中医乃德医,德为道之心,道为心之相,所以有德才有道,有道才有仁,义,礼,智,信,中国传统文化的宝库,唯有中医这把钥匙可开启,因为中医乃德道者,通天地之德,懂阴阳之理,明疾病之因,可解因果之法。
“中庸之道”即是“德道”,中国乃是“德”国,中国传统文化是本源的德道文化、天人合一文化、圣人文化。为德道者,天人合一者,乃天人合医,为上医、大医、圣医。上医以医显道,医心医德,可医天、医国、医人。这与中国传统文化所讲,以德润心,以德化人,救国治世的圣人境界是一样的。上医之道即是圣人之道。古圣先贤皆立志:“不为良相,便为良医”。

自古中医分三品:上医、中医、下医三个境界。上医用道、中医用法,下医用术。有药补不如食补,食补不如气补,气补不如神补之说。上医的境界是天人合一,上医治病关键在治神,用神补,医心医德,让人明白疾病、生命和宇宙的真相,通过招魂复魄,以本源正心、德心的最高能量频率转化天象人相中的低频现象背后的因缘,可医人、医国、医天,无病不治,无所不医。中医的境界是天人相通,即上古时期的巫医,也叫巫祝,晓天文、懂地理、知人事,能与鬼神相通,故有"神职官员"之称。他们通晓祝由术,能帮人祛除身体内“风寒湿邪”。下医的境界,则是指拘泥于形体,只知“守形”,不知“守神”、“神补之道”,不会“治未病”,只会在肉身上研究如何“治已病”,通过针灸、按摩、用药等手段,来疏通经络,祛风散寒,但不知魂魄,或不能解决“魂魄分去则人病”,如何招魂复魄这一治病必求于本的问题,魂魄还失落在外,病怎么能好呢?所以才导致如今中国《人民日报》曾发表文章“病人为何越治越多”;6天内3位名医去世,悲恸之余,《央视》发表评论“医者不自医,医生猝死频发”这些不可思议的沉重现象发生。

中国首部医学巨著《黄帝内经》曰:“而道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知人事,可以长久,以教众庶,亦不疑殆,医道论篇,可传后世,可以为宝。”明确的告诉世人,中医是祖先留给我们的传家宝,真正明道得道的中医可以造福世人。明代著名医药学家李时珍也说:“欲为医者,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知人事,三者俱明,然后可以语人之疾病。不然,则如无目夜游,无足登涉”。唐朝名医孙思邈所著《大医精诚》又说:“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由此可见不懂医道,没有大医之德,不知生命宇宙真相,不知魂魄以及以天人合一的思想去研究人体生命,何以为医?又如何医天、医国、医人呢?

科学等于真理实相。中医学是揭示了生命宇宙真相的生命科学。如今,传统中医的传承出现断层,断层断在“神魂魄”,才导致“病人越治越多,医者不自医”的现象频频出现,不能治己医人,何谈治国济世。中医是我国古代科学的瑰宝,现代不懂中医的“中医”,代表不了古代真正意义上的中医,不懂中医的人,又如何以近代西方科学之分科之学,以偏概全说中国古代流传至今的中医不科学呢?

十六、传承中医瑰宝,弘扬中华文明,造福全人类

葛洪代表著作《抱朴子》蕴藏了中国传统文化与中医的根与魂,即中国传统文化的圣人之道与上医之道的本源智慧,葛洪魂魄学揭秘了人体生命科学的真谛,道出了人体生命疾病生死的真相,道破了健康养生的根本以及人生的终极意义之所在。因此,以葛洪魂魄学为切入点,天人合一为核心,以德为本,深入挖掘研究,并在继承中创新中医文化,对新时代世界生命科学和医疗卫生的突破和发展,解决人类健康危机,推动中医走向世界,把中医这一祖先留下的宝贵财富发扬光大,真正做到在建设健康中国、实现中国梦、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伟大征程中做出重要贡献、谱写新的篇章,有着深远的意义与价值!

正本清源!人心归德,魂魄回归于中医势在必行,上医归来大势所趋,中华文化在全世界的复兴势不可当,中华文明势必造福全人类,世界必将赢得光明的未来!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葛洪魂魄学与人体生命科学 ——论《抱朴子》对造福人类的重大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