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 发表于 2019-2-17 12:29:17

透过现象看本质 也说“疟疗”

“疟疗”,就是让患者通过疟原虫感染,对疾病进行治疗。历史上,奥地利一位医生把一个疟疾病患者的血分别注射到了18个神经性霉素人身上,分别获得了很好的效果,10年内该医生便获得了诺贝尔医学奖。可是,青霉素出现后,该疗法便退出了舞台。
中国科学院广州生物医药与健康研究院研究员陈小平,在早年偶然发现:世界范围内疟疾发病率和癌症死亡率的地理分布,似乎存在着“负相关”关系,并因此而萌生了利用“疟疾也许能治癌”想法。他的团队在小鼠模型中发现,疟原虫能够显著抑制肿瘤生长,其背后机制可能是激活了小鼠的免疫系统机能。
近两年他的团队在几个医院开展了利用疟原虫治疗晚期癌症的临床试验,十个病人的数据显示有五个“有效果”,两个“好像已经治好了”。其方法就是把1毫升含有疟原虫的血液注射到患者的体内,然后再用屠呦呦发明的青蒿素控制疟原虫的存活量。
众所周知,疟原虫是引发疟疾病的根源。人一旦感染了疟原虫,就会反复地发冷、发热和出汗。
山东女孩王晨的爷爷是一位70岁的老中医,被查是小细胞肺癌晚期。2018年农历正月初六,老中医在家人的陪同下去往广州,接受治疗。该疗程大约是三四个月。直到出院,肿瘤并没有根治。最终是因老中医受不了每隔两三天就发烧40度、41度的折磨,于是便征求医生的意见,打了青蒿素之后返回老家。
从客观地角度看,陈小平发现的疟疾发病率和癌症死亡率分布的“负相关”现象并不稀奇,重要地他是不是能透过现象看本质。比如日出日落人人都能看到,白天暖、黑夜凉和四季分明人人也都能感知,可是,推断出地球自转,和地球绕着太阳公转,这才是科学。谁能把这些现象解释清楚,那他就是物理学家。物理学家把研究的成果写成文字,就变成了知识。人们通过文字,又学到了知识。
现象,就是通过见闻听觉触感知事物的状况。本质,则是决定事物性质和发展的方向。现象是表面的。本质是内在的。现象是事物的外部联系。本质是事物的内在关联。要认识事物发展规律,就要透过现象看本质,而不是停留在事物的表面上。
同样,陈小平发现的疟疾发病率和癌症死亡率的地理分布有“负相关”,是真是假,另当别论,但是,用疟原虫治癌的实质,就是让癌症患者感染上疟疾。疟疾的症状就是反复地发冷、发热和出汗。这不但危及癌细胞,也危及正常的细胞。不要说身体虚弱的癌患者,就是好人不断地发冷发热和发烧,也都受不了。幸亏有奎宁和屠呦呦的菁蒿素,否则,如果是高烧不退,人就会“烧死”。
据王晨说:“CT显示肿瘤空了,就剩了个‘皮儿’,但回家大约半年过后,爷爷的肿瘤再次复发,并出现了脑转移”。看来,癌症看似是治愈了,其实是没根治。
要知道利用疟原虫治疗癌症,合不合逻辑?那就要知道,癌症发生的因。癌,是指起源于上皮组织的恶性肿瘤。即细胞分化和增殖异常、生长失去控制、具浸润性和转移性等生物学特征。
学界认为:癌症的发生是一个多因子、多步骤的复杂过程,分为致癌、促癌、演进三个过程,与吸烟、感染、职业暴露、环境污染、不合理膳食、遗传因素密切相关。如果说与遗传相关,那么其后代为什么有的人患癌?有的人不患癌?说遗传,为什么出生的时候不患癌?而是数十年之后才癌变?既然是出生的时候都没有癌变,那么数十年后出现的癌变就与遗传无关联!说与吸烟、感染、职业暴露、环境污染、不合理膳食有关,那么,吸一辈子烟和被感染、职业暴露、在环境污染环境下生活的人,多数人又都不患癌。说膳食不合理有关,那些饮食单调、经常辟谷的人又往往是健康者。因此,说与吸烟、感染、职业暴露、环境污染、不合理膳食相关,实际上就是病因不明的表现,是病因不明时的猜测。在癌症的背后,一定另有他因。
一个好端端的正常细胞为什么会癌变?原因就是细胞代谢出现了问题,即细胞代谢长期的失常。那么,细胞代谢为什么失常?这就要从人的生理结构说起。
凡是学过生理学的人都知道,细胞生存在组织液之中,组织液是细胞的外环境。组织液的营养要靠动脉血运送,组织液中的尾物要靠静脉血运走,因此,人体组织器官的血液供应量和组织器官的组织液生成量,就是决定细胞代谢正常与否的物理指标。
影响组织器官血液供应量和组织液渗出量的因素:一个是体姿,一个是心态,除此之外,再无其它。
人是直立动物。人直立时的身高越高,头与足之间的高差就越大。高差越大,重力对血液系统的影响就越大。即越是接近头顶位组织中的血越少,越是接近双足位组织中的血越多。因此,人直立的时间越长,处于不同高度的组织器官的血供和细胞赖以生存的组织液的量就越失衡。组织器官的血供和细胞赖以生存的组织液的量失衡,细胞代谢就失衡,人就会出现累感,严重时还会累倒、病倒甚至是猝死。这就是地球引力作用的结果。
人睡觉的时候为什么要翻身?翻身,就是在消除引力的影响。即翻身可以让血少的组织变成血多,让血多的组织变成血少。正是因为人睡觉的时候不断翻身,人体高位组织和低位组织的血供才和谐,数十万亿细胞的代谢才正常。
人睡觉的时候是和谐的,可是,人直立的时候又失谐。人每天只有8小时睡眠,其余的16小时就要在直立运动和久坐中度过。直立又造成了头部缺血,造成下腔与下肢多血,这是不是失谐?
根据翻身的机理,要克服引力给直立体姿带来的影响,最好的方法是倒立。即在倒立中让血多的下肢和下腔变成血少,让血少的头部变成血多。可是,人又不是倒立动物。即使个别人接受过倒立训练,由于倒立的时间短,无论如何都不能把直立造成的影响中和掉。
人在睡眠的时候又用枕头把头垫高。试想,人的头一年365天都在高位,人的脑组织365天都缺血,数十年后脑血管变细、脑血管硬化、脑组织萎缩和白发、秃顶,眼花,耳聋、耳鸣,坏牙和牙脱落等等,就不可能避免。同样,细胞代谢数十年异常,基因就会突变,细胞就会癌变。这不但是亚健康和慢性病的因,也是诱发癌症的因。
人直立后骷骼肌运动肌与肌周围组织又紧张。肌肉紧张,肌肉与肌周组织的血液分布又不均。血液分布不均,肌细胞的代谢就异常,人就会出现累感。然而消除累感的最佳方法又是蜷曲,即在蜷曲中让肌肉与肌周组织的血液分布均匀,进而消除因肌肉紧张出现的累感。
可是,人每天都有16个小时的直立,有些人在睡眠的时候还喜欢仰卧,仰卧又与直立一样肌肉还紧张。这样,肌细胞经过数十年的异常,基因就会发生突变,人就会患癌。这又是诱发癌变的第二个原因。
人每天又都在情绪波动中度过。情绪波动,紧张地神经系统就促使微循环血管收缩,并导致微循环血管的血流减少或中断。血流减少,细胞代谢就会异常。血流中断,细胞就会因失去营养而死亡。因此,情绪波动既是细胞代谢异常的因,又是局部细胞死亡的因,还是罹患亚健康和慢性病的因,更是诱发癌变的因。
综上所述,诱发亚健康、慢性病与癌症的因,一个是体姿,一个是心态。其背后原理,就是“三种力”作用的结果。
大脑是人体的指挥中心,是人体的调节中心,是抗疾病中心,试想,人的大脑数十年连续地缺血缺氧,脑细胞死亡,脑组织萎缩,脑功能失常就是必然的。脑功能失常,系统的功能就会紊乱。这就是癌细胞增生、癌细胞疯长、癌细胞扩散的因,也是癌症无法治愈的因。
疟原虫既解决不了地球引力对细胞的影响,又解决不了肌肉张力对肌细胞的影响,更解决不了微循环血管收缩力对数十万亿细胞的影响,因此,用疟原虫治疗癌症,成功与否自然会见分晓。
要预防和治疗癌症,就要为脑组织增加血供,让脑细胞在营养充足的情况下进行修复,让死亡的脑细胞再生,让萎缩的脑组织扩大,让异常的脑功能恢复。在此基础上,受损的自控系统功能才能够恢复到正常态。亚健康、慢性病才能自愈,肿瘤才能缩小,癌症才能康复。
然而,陈小平的“疟疗”论又是“以毒攻毒”,“以毒攻毒”又来源于数千年前的中医。如果是“以毒攻毒”是正确的,那么天底下还有慢性病患者吗?
其实在20多年前,陈小平就用疟原虫治疗过艾滋,其导师是中山医科大学从事寄生虫学研究的陈观今。博士论文的指导小组中还包括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教授 John L. Fahey、美国辛辛那提Heimlich研究所教授 Henry J. Heimlich。
可是,就在陈小平毕业5年后,他们的研究内容在美国引发了波澜,并导致Fahey等人于2002年年底被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调查,并于2003年初再度调查。《纽约时报》在2003年3月的一篇报道中称,“一些医疗专家严厉谴责在中国进行人体试验,在美国,这样的试验是不可想象的”!
由此又不难看出,陈小平的“疟疗”与多年前“打鸡血”一样,不可能长远。原因是这并不是治癌,而是让患者再感染疟疾。
笔者相信,当人们都知道癌症是体姿失谐和心态失谐造成,人们就可以通过变失谐为和谐体姿,变失谐心态为和谐心态进行预防。届时,癌症的发病率就会大幅度降低。
常言说:“刀口药虽好,也不如不拉口”!更何况到目前为止,医界还没有找到根治癌症的门。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透过现象看本质 也说“疟疗”